首页 股票配资正文

建筑学报 | 周榕 | 走向“新批评”——当代建筑评论的价值体认、智识分工与任务定位 | 2020年11期

blog123 股票配资 2021-07-22 14:35:18 175 0

走向“新批评”
——当代建筑评论的价值体认、智识分工与任务定位


周榕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1  新价值体认


1.1  超级复杂性——建筑新批评的价值语境


现代建筑共同体的默认语境中,“意义感”是“建筑”(architecture)区别于“房屋”(building)最重要的一重壁垒,而“意义感”的来源却只能来自建筑师之外“他者”的反馈与认证。因此,获得来自共同体——更广泛、更主流的“他者”——某种形式上的“意义授权”与“价值背书”,是常规范式下“建筑”作品完成自我实现的最终仪式。


传统的建筑评论,之所以是广义建筑创作不可或缺的一环,是因为假如缺少这一环节,建筑作品将很难获取共同体广泛的“价值确认”,也就无从拥有作为“建筑”的“意义合法性”。换言之,在建筑评论缺席的情况下,建筑创作的“意义感”难以在共同体语境下自行浮现。


由于意义来自“关系的显影”,而建筑评论正是通过评论者与创作者之间不同站位和差异化思维的比照和互动,揭示建筑作品与价值共同体其他成员之间的立场关系,进而反映出建筑作品在共同体价值参照系中的坐标位点。因此哪怕再狭隘、偏颇、个性化的建筑评论,只要出自与建筑师相异的其他个体,都能起到在共同体“价值声纳”的扫描探测中反射差异回波的定位作用。藉由建筑评论,共同体得以对建筑师的个体创造进行某种程度上的“价值评估”和“意义定位”。反过来,个体建筑师也通过建筑评论的不断反馈,来体认共同体价值的轮廓、核心与边界,并据此持续调整自身设计的价值站点,以获取共同体更加鲜明而强烈的意义加持。


然而,上述与建筑评论相关的传统“意义认证模式”得以成立的必要前提,是建筑共同体的绝大多数成员都持有统一而稳定的建筑价值观。但从历史上看,作为一种观念产物,任何价值观都有其适用的时空边界,都不可避免地具有其自身的“保鲜期”和效能范围。而任何一种建筑价值观,都不可能脱离时代特殊的价值语境。这也就意味着,当时代的价值语境发生重大更变时,建筑价值观也必须与时俱进,因应时代要求而进行自我调适甚或重建。


当今的中国社会,正在进入一个快速迭变的超级复杂时代:国际政治形势风云变幻,全球化和“普世价值”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和挑战,中美冲突加剧,“内循环”与“自主创新”被提到一个空前的国内政治高度;改革开放40年来的持续高速发展使得“短缺经济”变身“过剩经济”,城市化和房地产两大经济引擎双双开始失效,财富分配不平衡导致地区差异和阶层分化日益严重,过度消费与深度萧条成为中国大地上并行不悖的城乡景观;技术进步,特别是互联网行业的爆炸式兴盛,促使中国社会发生深刻转型,实存的碳基世界全面解纽,虚拟的硅基世界开始全方位接管社会组织与运行;自媒体崛起,众声喧哗,噪音盈耳,传播秩序崩解,文化认同裂变,导致社会的价值取向繁多且矛盾……一言以蔽之,超级复杂的时代图景导致中国社会原有的一致共识正在快速消融,建立在社会共识基础上的统一价值共同体业已不复存在。


相对于中国社会的超速、裂变式迭代发展,中国建筑界价值观念的更新却严重滞后。迄今为止,中国当代建筑共同体的价值共识,很多还停留在西方经典现代主义,甚至前现代时期的认知水平上,根本无法适配当代中国超级复杂的社会现实。而依托这种与时代发展严重脱节的既有“专业价值共识”认知框架,试图为建筑作品进行价值评估并赋予意义的传统建筑评论,本身就已丧失了最基本的“时代合法性”。作为连接专业与大众两个圈层的重要媒介,建筑评论本应对社会价值取向的更变保持最高的敏感度,并及时将这种价值动向传递给业界前线;但长期以来,中国当代建筑评论囿于所谓“专业性”“知识性”和“理论性”的偏见与定见,放弃了自身对于建筑当下价值及意义的社会责任,热衷构造并沉迷于相对简易而安全的“内部人游戏”,不能不说是精神和思想上的双重怠惰。


为此,中国当代建筑评论,必须挣脱“专业价值共识”单纯化的话语保护与思想困缚,勇敢直面并置身中国社会当下最真实的超复杂价值语境,才能真正走向“建筑新批评”,从而为中国未来的建筑创作开辟全新的意义疆域,让建筑的专业价值与社会价值达到最大程度的和谐共振。


1.2  微分共同体——建筑新批评的价值锚地


当统一的社会共同体裂变为差异甚至对立的多元价值聚落,建筑评论就不可避免地失去了其天然依托的价值根据地。同样一个评论对象,被放置在不同的社会价值语境中,对它的评价标尺和品评结论有可能会天差地别。价值共同体的碎片化,要求建筑评论从传统的固守统一价值基地的“阵地战”,转变为每一次批判性行动都要根据具体的共同体价值语境、重新寻找特定“价值锚点”的“游击战”。


从持守唯一的“价值基地”,转向找寻适配的“价值锚地”,虽只一字之差,但却意味着建筑评论对于“价值体认”和“价值观法”的根本性自我革变——从统一价值到微分价值、从恒固价值到迭变价值、从经验价值到创新价值……每一次建筑评论所采持的价值标准,都取决于其所临时锚固的“微分价值共同体”在某个具体而特殊的时空象限所达成的短暂性价值共识。


每一次都要精选价值锚点的建筑新批评,其价值使命就从传统建筑评论以“想象的统一价值共同体”视角对建筑进行“价值评定”,转为对建筑创作进行具体而微的“价值发现”;从代表共同体对个体建筑进行仪式性的“意义授权”,转为围绕评论对象的特定处境进行即时性的“意义激发”与“意义生成”。价值任务的自觉更替意味着“建筑新批评”围绕建筑意义层面对传统建筑评论进行的一次“模式创新”。


正如同一个地球,却存在着多种多样的地貌、气候带和微生境,而它们相互之间无法比较优劣一样,不同的“微分共同体”,在价值取向上也往往无法相互通约,但彼此之间亦无对错、高下之别。人类文明通过漫长的试错与调谐,已经进化到足够能宽容历史上诸多“异端”的“当代境界”;“价值多元”也早就不再停留于理念和口号,而已细化、落实为身边无数可观可感的社会实践与人文景观。缘此,建筑评论不仅不应无视、甚至抹煞中国社会当下价值体系的多元并存,相反,还需要通过敏锐的发现和放大,着意促进当代中国建筑“意义生态”的多样与繁盛。


1.3  丰富问题域——建筑新批评的价值导向


早在1960年代下半叶,文丘里(Robert Venturi)就通过《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Complexity and Contradiction in Architecture)一书,揭破了西方现代建筑学信仰内核中一个致命的价值悖论:一方面,现代主义建筑运动把“创新”设定为不言而喻的发展律令;另一方面,现代建筑学又把纯粹而简化的秩序结构当作最为推崇的建构目标;却丝毫没有顾及这两个根本性的价值追求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内在矛盾。


诞生于短缺语境、从而带有鲜明短缺烙印的现代主义建筑,其价值导向本质上就是寻求一种纯粹而简单的综合性秩序构造方案,来应对资源全面短缺的时代挑战——功能上追求高效率地一揽子“解决问题”;形式上追求可被理性清晰认知并逻辑化把握的抽象、简洁和自洽;经济上追求基于结构理性主义和运筹学的最优解;道德上追求基于社会公平的自我欲望克制……凡此种种,积年沉淀成建筑学的诸多“洁癖”,随着历史的因缘际会,流变内化为中国建筑界大多数成员当下共同恪守并心照不宣的专业价值准则。


而在一个纯粹而简单的秩序结构里,追求创新是艰难的。所谓“创新”,本质上是一种生态现象。从人类文明的历史经验看,“创新”的涌现,高度依赖于多样开放、高频交互的复杂性生态环境;而重大的“颠覆性创新”结果,必然会产生出明显区隔于原有秩序结构的新物种,新物种的持续繁衍又势必会进一步破坏既有秩序结构的纯粹性,促使物种生态不断向高阶复杂化发展。无论从生成机制还是生态影响上看,“创新”与简单化的“纯粹秩序”在足够长的历史周期内都是不兼容的,二者只可择一而取。因此,当大规模的“创新”尝试,迅速耗竭统一的纯粹秩序体系内部极为有限的思想资源和形式资源之后,现代建筑陷入“内卷化发展”就不可避免。


正是由于深刻洞察了现代建筑内卷化发展的机制性成因,文丘里才试图将来自历史和世俗两大领域多样化的复杂与矛盾要素,掺杂进现代主义建筑源自抽象观念的纯粹秩序体系。尽管后现代建筑喧嚣一时的形式创新,并未能从根子上撼动现代主义 “一神教”秩序的价值基础,但文丘里等人构筑非纯粹复杂秩序的尝试,却为当代建筑的发展留下了宝贵的思想启示。


长期以来,在构建纯粹秩序这一价值目标下,能否高效率地“解决问题”成为建筑学的第一要务,也是传统的建筑评论所凭恃的价值基石,以及着力引导的价值取向。然而,在全面进入过剩时代的今天,利用常规空间手段解决功能问题的建筑经验已积累得极为丰富,因而在“创新”意义上,一般性地“解决问题”已很难再显现出什么“创造性价值”。更根本性的语境逆转,在于因“解决问题”的效率过高,导致碳基世界物质环境中普遍出现“问题稀缺”,而消解掉“问题”的环境由于缺少刺激度,反而是既不值得关注,也不值得留恋的。故此,从“解决问题”这一价值原点出发,现代建筑却因祛魅过度而造就出大量苍白、乏味的人工环境。与此同步,将“解决问题”的成败优劣作为核心关注点和价值标尺的建筑评论,在“创新叙事”中也难免屡屡陷入无从下手的窘境。


事实上,在解决方案过剩的时代,“问题”本身反而成为最稀缺的宝贵资源。在当代中国海量的建筑实践中,“提不出新问题”,往往成为一个最难以突破的“创新”瓶颈。说到底,能否具有“问题意识”,反映了创作者在思维底层究竟选择什么样的价值观构造——价值单一必然导致问题域收敛,价值多元则必然导致问题域开放,而问题域的收敛抑或开放决定了“创新”活动得以展开的空间尺度和次元维度。


如是,在“创新优先”的建筑新批评的价值位序中,“创造问题”的价值要远远高于“解决问题”的价值。建筑新批评需要从传统建筑评论所偏爱的“解题导向”,转为以发现和丰富时代问题域为侧重的“出题导向”。必须意识到,“问题消费”是与“创新”相锚固的全新 “当下意义”的体验过程,在现实丛林的探险之旅中,建筑评论无法再继续扮演固定线路的导游角色,而需要变身为认知的瞭望哨和思想的先遣队,引导建筑实践向最危险、最不确定的复杂性沼泽深处蹚踏而去。


2  新智识分工


2.1  全智识——建筑新批评的认知空间


一般而言,建筑评论是一种比寻常的建筑实践更加耗费大脑算力的系统性“高智识活动”——评论者不仅要洞悉建筑师的所识所思,更要见创作者之未见、想创作者之未想。如果将“智识”定义为建立在“知识”基础上的综合型认知智慧,那么建筑新批评就必须首先对自身智识活动所依据的“知识”境况,有一个自觉的反思,非此,难以廓清批评动作可以在其中采撷萃取、闪转腾挪、往复周旋的认知空间。


互联网的崛起,根本性改变了“知识”的存储、搜索、分布和利用方式,并将势必彻底改变知识的组织方式和结构方式。互联网的普及极大地促进了“知识民主化”:一方面,大幅降低了获取知识的成本门槛,使得传统上倚仗知识分配不均衡优势的“知识食利阶层”不再拥有垄断性的知识优势,导致知识精英很难再通过简单的转口型供给方式牟取超额知识红利;另一方面,“知识民主化”也让海量处于“前知识”和“隐性知识”状态的杂多信息,以空前未有的广度和即时度涌入知识生产的视野,严重超出了传统知识体系的处理和收纳能力。于是,“知识民主化”这柄双刃剑,在摧毁了传统知识权力金字塔的同时,也事实上瘫痪了具有社会共识性、文化合法性的“新知”生产流水线。由此带来的后果是,“新知”的系统化供给规模,远远无法满足当代社会对于“知识”的强大消费力和对“新知”近乎无限的渴求度。


“知识”生产与需求之间的严重脱节,反映在中国当下的建筑实践和建筑评论中,就表现为两者所借取的知识素材和思想资源都极度贫乏、陈旧且同质化。时至今日,中国建筑界还在津津乐道于西方百年前的建筑经典、数十年前的建筑理论,而对于周遭日新月异的社会现实,绝大多数人还停留在典型的“有感”但却“无知”、并因“无知”而“失语”的尴尬境地。


面对这样一幅“知识失能”的建筑学危机图景,建筑新批评无法坐等建筑理论对于“新知”体系的从容梳理,而必须责无旁贷地肩负起培育“建筑新知生态”的学科使命。传统的建筑评论,往往停留于简单套用类型化相关案例、直接援引概念化理论话语,以使评论对象在建筑学既有知识体系中“对号入座”的层面,而对于学科的“新知生产”缺乏足够的自觉意识和能动性。相形之下,建筑新批评则必须在深度、广度和速度这3个维度上打开“全智识”的认知空间:


1)建筑新批评需要对现有的体系化建筑学知识,进行创造性“深加工”,从而挣脱已成陈词滥调的话语羁绊,发掘出旧学问的“新意思”;2)建筑新批评需要破除对于“知识”的狭隘理解,将大量非符号、非系统、非规训状态的“隐性知识(tacit knowledge)”,纳入具有学术合法性的智识资源范畴,从而让“知识”呈现并保持生态系统所应具有的多样性和活跃度;3)建筑新批评需要及时发现尚处于“前知识”状态的新信息中所蕴含的“新知潜力”,并因势利导,促使其向特定微分共同体的“共识性知识”状态转化。


任何一种能被共同体广泛接受的“创新”,都需要一定程度的智识加持与约束。离开以“知识”为核心和边界构筑起来的智识空间,所谓“创新”就会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从这个意义上说,建筑新批评所致力发现和培育的“新知生态”,将为建筑实践的“可持续创新”提供根本性的资源保障与生境护持。


2.2  新经验——建筑新批评的工作场域


现代建筑的历史,粗略归纳起来,前半部可以看作是从经验中抽离,构筑一个鄙视经验的“超验乌托邦”的历史,而后半部则是对肉身经验重新回归的历程。但令人遗憾的是,现代建筑运动的前半部历史奠定了现代建筑学最基本的反经验的理论体系,并积聚了强大的学术惯性,导致现代建筑回归经验的返魅之旅,因认知共识的撕裂及思想体系的不兼容,而变得可疑、漫长且艰难。


在抽象智识层面展开的现代建筑乌托邦叙事,出于追求理性思维结构最优解的目的,而放弃掉营造感官经验的丰富性和生动性,从而与现实的凡俗世界渐行渐远。建筑评论,本应成为建筑创作与社会现实之间的连接桥梁,但由于个体肉身在超验乌托邦叙事中不具任何合法性地位,故而从属于乌托邦体系的建筑评论也尽可能避谈经验层面的具体感受,沦为与社会日常经验缺乏接口的纯粹理念性和专业化话语游戏,也因此失去了在公共领域的传播力与影响力。


应当承认,社会大众难以理解现代建筑的主要原因,或许并非源于其建筑素养的匮乏,问题很可能出在现代建筑的“反经验性”这一根本前提上。要让建筑成为社会大众真正关心的公共议题,途径或许并不在于对公众进行更多普及型的建筑教育,而取决于当代建筑实践和建筑评论是否有走出乌托邦、回归当下社会经验现实的勇气与决心。


当代中国社会的经验现实,远比建筑界所熟悉的纯粹乌托邦理念世界要来得复杂和混乱,也不像乌托邦结构那样可以被归结为一个层次分明的清晰的认知秩序,而是一个野蛮生长、蓬勃丰沛、彼此纠缠、浮沉生灭的浩瀚生态。涉足其间,对习惯乌托邦纯化思维的建筑专业人士而言不啻是全新的探险。就拿建筑现象为例:在这个当下的新经验生态中,孕育出了诸如网红建筑、丑陋建筑、乡野建筑、非法建筑等一系列难以用常规标准去判断的新建筑形态;面对它们,建筑界是继续沿用传统的超验建筑价值标尺去衡量和评价,还是依托新经验生态发展出一套全新的认知与思维方式,显然需要进行大量的试错和现实博弈。


相对于试错成本更高的建筑创作来说,建筑评论更应率先将“新经验”当作自身最重要的工作场域。建筑新批评应该勇于扮演一个探险家的角色,用自身的高频试错,向新经验世界不断伸出脆弱而敏感的探查触角。


2.3  生动性——建筑新批评的自主据点


在学科传统上,建筑评论一直被视作建筑理论的一个分支,而不少建筑理论家也同时兼任建筑评论家的角色,将建筑评论和建筑理论视为天然的“一体两面”。然而事实上,无论是工作站位、任务目标、核心议题、功用范围,还是思维方式和话语状态,建筑评论与建筑理论之间都存在着迥异的天渊之别。


1) 建筑理论必须保持对经验现实的某种距离感,否则难以对现实形成抽象化和普遍性的观照,从而提炼出结构性的理论框架;而建筑评论则必须反其道而行之——尽最大可能融入当下的经验现实,让评论对象在具体而特殊的问题处境中,呈现其最真实的本来面目和入微的质感肌理。


2) 在非乌托邦的经验架构中,建筑理论对建筑实践的作用,是总结性和阐释性的。由于需要积累足够多的样本量并观察足够长的样本周期,因此建筑理论总是会迟滞于建筑实践的发展;而建筑评论对建筑实践的作用,则是探测性与激发性的。建筑评论通过从不同角度向评论对象不断投射思想的高能光束,来捕捉其即时而短暂的价值折光。


3) 建筑理论的话语状态是理性、清晰、自洽的;而建筑评论本质上是对建筑在意义维度上的一种“再创作”,因此其话语状态常常处于多义、含混,甚至自相矛盾的“迷思态”。但也正因如此,建筑评论保持了向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所谓“世界不可言说的部分”最大开放的可能。恰是这些在理性系统中不可容忍的话语破绽,构成了“非智性意义”和“非语词意义”渗出的裂隙敞口。


综上所述,建筑评论具有完全区隔于建筑理论的学术自主性和学科独立性。依托对建筑评论这些独特价值域的开掘与发现,建筑新批评将自身所聚焦的核心议题,设定为捕获和展现建筑存在中特殊的“生动性”。所谓“生动性”,是生命体在生态系统中表现出来的某种具足开放度与可能性的活力状态,也是建筑作品最富魅力的高光时刻。批评活动之于人类文明最大的贡献,就是为日趋固态稳定的文明体不断注入异质性的活力,从而使其保有持续创新的能量。作为现代文明体批判性活力存续机制的组成部分,建筑新批评对于建筑世界也担负着同样的责任。建筑新批评将通过在中国现实经验土壤中持续发掘“生动性”个案,来不断“活化”被知识和理论日益规训与框限的建筑思维及创作场域,使其保持一个丰盛而强劲的创造性生境。


3  新任务定位


3.1  因应语境剧变——作为“进化态”的建筑新批评


作为一种意见交互的中介,建筑评论的出现与纸媒的兴盛息息相关;因此建筑评论的构造形式,直接由平面媒体的技术特征所决定:受限于纸媒出版相对较长的时间周期,以及较低频次的互动性,传统上寄身于专业刊物和大众传媒的建筑评论,不得不以完善的文字和图片为思想载体,以中长篇幅为信息容量,以兼顾信息介绍与综合评述的整全体例为结构特征,以立论或设问的文字铺陈为评论方式。由于传统建筑评论的发表出口长期是单一化的纸媒,以致绝大多数人误以为这种形态是建筑评论的唯一范式。


然而,作为评论载体的传播技术的进步与更迭势必将影响建筑评论的存续形态。事实上,近年来移动互联网普及所引发的传媒新物种爆炸,就已经开始让建筑评论的传统方式发生悄然改变。举例来说:借助手机的音频、视频和直播节目,建筑评论可以突破文字、图片的信息载体限制,将更丰富的内容用更生动的动态形式传达给受众;自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发达,以及信息检索的便利,使得建筑评论与评论对象及受众之间的交互频度与范围大幅提升,发表篇幅能够压缩到极短、文字体例不妨偏颇到极致、评论方式也可以自由到怪异;便捷的网络会议和视频通话,让建筑评论不必等到建筑落成之后,而是可以通过高频互动的“前置批评”方式全过程介入建筑实践,达到评论与创作的高度融合……


身处文明鼎革的剧变时代,建筑新批评需要敏锐发现并及时把握建筑评论所处的传播载体的更变契机,加速自身在不同技术语境下的迭代进化,创造更具多样性与传播力的评论新物种,繁荣建筑评论的思想生态。


3.2  运筹系统协作——作为“设计态”的建筑新批评


互联网的超速发展,催迫人类文明跑步进入“硅碳合基”的融合期。在这一时代背景下,作为社会公共品的建筑,将不得不同时存在于现实和虚拟两个领域中。建筑的现实存在与虚拟存在,既各自独立又相互影响,这就意味着广义的建筑创作被迫要同时在现实和虚拟两重空间中交织展开。


对大多数埋头现实营造的建筑师而言,建筑在虚拟空间中的形象只不过意味着精心拍摄、修正与剪辑的图片和视频。但事实上,虚拟空间自有其特殊的传播规律,建筑的虚拟形象,绝非建筑现实形象的简单化直接映射,而必须加以前置性的策划和设计。对此,除少数先知先觉者外,绝大多数建筑专业人士既没有清醒的自觉,也缺乏应对的能力。


与现实空间中建筑缺少意义读解及传播手段不同,在虚拟空间中,可以通过筹谋策划对建筑进行“意义植入”并刻意加以放大,以此来引导并塑造建筑在大众心目中的“认知形象”,这即是建筑传播中需要前置设计的“认知预埋”。建筑在虚拟空间中的认知形象引导、扭曲,并固化受众对建筑现实认知的案例不胜枚举:反面案例有未做“认知预埋”而惨遭群嘲的央视“大裤衩”;正面案例有预植释义而广受欢迎的奥运“鸟巢”。如果说以上两个案例在建筑的现实与虚拟形象之间还存在某种直接性关联的话,那么地产项目阿那亚所精心营造的“孤独图书馆”,可说是最为成功的建筑虚拟形象设计了——建筑的实体形象原本绝无“孤独”之意,但经过媒体对建筑意义的附会式解读与放大之后,却引爆了史无前例的惊天传播效应,并带来了线下的巨大流量,间接逆转了阿那亚这一偏远楼盘的市场宿命。


建筑的价值发现与意义营销,本是建筑评论最为擅长的领域。“硅碳合基”文明形态的初现,为建筑新批评开辟了一个全新的展现舞台。可以预计,当建筑在虚拟空间中的形象与功能价值愈来愈重要,甚至开始超越建筑在实体空间中的形象和功能价值,未来广义的建筑设计,将越来越趋向于一种复合型的系统协作,而建筑评论也将越来越深度参与,甚或统筹现实与虚拟领域紧密协作的建筑实践。


3.3  再造生态繁荣——作为“组织态”的建筑新批评


文明的核心在于意义组织。在物质性空间生产日趋过剩的时代,建筑的价值追求必然将转向意义性的空间营造。可以想见,当“硅碳合基”的人类文明进一步深度演化,人类的意义性生存将超越生物性生存,成为最重要的生存需求,建筑的意义供给面临着全面的价值再发现。而从当下的生产格局、人才储备和技术进步趋势中不难判断,建筑的一切形式产能和技术产能终将过剩,但建筑意义的生产力则会长期稀缺。


当今中国建筑专业领域的组织形态,归根结底还是围绕形式产能和技术产能而构造出的中级组织形式,当这两大产能因彻底过剩而萎缩,向网络空间不断转移,甚至被人工智能逐渐接管之后,现有的建筑组织形态也必将式微,新的建筑生态将围绕意义生产而被重新组织起来。


当意义话语权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建筑新批评对于建筑新生态的组织作用也会逐步显现并愈渐强化:其一,建筑新批评需要着意引导价值多样性的健康发展,以保证建筑意义内核的多元化;其二,建筑新批评将通过价值梳理,提升特定“微分共同体”的社会能见度和内部认同度,以培育更强的集体意义生产力;其三,建筑新批评将通过持续高频的思想交互碰撞,激发建筑界的创新性突变,促生意义空间的新物种。


回应本文开篇所述,就在我们身处的当下,人类文明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大转折和强迭代,导致社会和建筑领域原本相对统一的价值观和智识空间都产生了空前裂变。值此乾坤易位、苍黄未分的高度不确定时代,建筑评论不能再株守静态的、流程化的、以刻板“意义认证”为价值任务的传统角色,而必须向以丰富价值问题域、发现意义新空间、激活智识生动性的“建筑新批评”加速演进。借助时代所提供的新技术条件,“建筑新批评”得以通过多种创新方式深度介入文明的空间生产,甚至统筹引领广义建筑设计,并发挥自身的价值组织优势,促进繁育文明的造物生态与意义生态。


(正文完。原文刊载于《建筑学报》2020年11期,总第625期,更多详细内容请见纸刊。点击或页面下方“阅读原文”即刻购买本期杂志。)

购买纸刊,请前往建筑学报官方淘宝 jianzhuxuebao.taobao.com
进入【《建筑学报》杂志社】官方淘宝店,请复制这条信息¥vwm91NpB4N4¥后打开手淘
进入【《建筑学报》杂志社】官方微店,请点击《建筑学报》


建筑学报

本期微信编辑:赵朴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7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基金研究投资网

基金研究投资网

基金研究投资网是首选的基金,股票,pos刷卡机,信用卡等行业资讯网站,提供及时、准确、专业而全面的开放式基金、封闭式基金资讯信息(基金净值、基金公告、基金评级、基金数据、基金知识等)以及安全的基金网上交易等一些列服务。

  • 50114文章数
  • 6592164阅读数
  • 146评论数